Tuesday, 7 May 2013

第13届马来西亚大选

我必,我本身并不是个政治感趣的家伙,但并不印社会、事、人文漠不关心,反而它是我十分感趣的部分,也是我所期许的未来之路。次大的来,我尽量跟着步伐,尝试了解各个较著名的候选人以及热点选区、回顾308的大选状况、多看多听民主选举等讯息。当然我心情并不像他人那样激昂,我很冷静。当大家都在高喊“五月五。换政府”,我心里其实一直很犹豫,我告诉身边的朋友,我觉得国阵还是会执政的。或许我心里有部分害怕改变,我还没准备好接受。另一方面,我看到的是划分选区的不平等,以及大多数马来同胞、印度同胞、原住民和部分华人同胞是绝对倾向国阵的。

相比下,很多人只看到网络选战的状况,一面倒,大家都爱跟风。但我个人认为网络上只占大多华人的“民意”,並没有包括其他种族。当然我认识的一些马来/印度电影、剧场工作者,他们一直都是反国阵的倾向,他们比其他所谓的华人网民醒觉地更早更早。但看看我面子书上的其他马来同胞、印度同胞,他们完全没有表态自己的倾向,连一个有关选举的share也没有,可能因为他们不懂,或许这方面的资讯並没有国文或英文,大多只有华文。而我有一个马来同胞朋友就很明显的表态了:“谁说给民联执政,贪污、犯罪率等等问题就肯定会解决、下降?”我仍认为大部分同胞手上的那一票是投给了国阵的。

无可否认。看到大家share的那些候选人的集会讲座的人数,我无法不认同其实全国上下都想换政府这个说法。但回到我刚才说的划分选区的问题,还有“城”“乡”选民的人数对比(各自持有不同民意,各自面对的困境並一样),加上一点点的肮脏选举手法,国阵早就认定是胜出的。我很欣赏大家勇于改变的精神,也很开心大家对国家社会的关心,但对于一些盲目跟从的人民,我感到十分的反感。这些人随意散播讯息,无意间迫使其他人的跟随,这样你何谈得起民主?你真正的了解发生的一切了吗?还是说你只是为了得到别人的一个like一个share而已?还是你只是为了让别人觉得:哦,你是个关心政治社会的好公民!?我并不认为你真正了解国家社会发生的一切,你只是跟风,人家说这个对,你跟着做,人家说那个错,你跟着谩骂。一些问题在大马很早之前就存在,但是你现在才来跟风翻出来骂。我不觉得你是个真正关心国家社会的人,你只是跟风,风过了,你就会回去你原本的圈子。风再来,你大不了再一起跟着摆动。我无法总结这一段,因为我个人没有那种资历去总结,因为我也是个年轻网民。但我为那些一直在为国家社会奋斗的人感到打抱不平,他们辛苦了那么久来告诉大家一些东西,要换来的并不是这么不成熟不长进的一群人。我希望大家有各自的判断能力和思考能力,不是一味地跟随大多数人的认为。

个大多数人,我想分享我个人点。世界上的人事物,没有对错之分,今它只是被限制与“众”和“寡”的客观值观头,考量因素还包括地理位置、时间点、制度、道德、宗教等因素。如果在当和夏娃出那一刻,人类现今所的“是与非”,是倒的,那可能腐是个好事,民主却是件坏事。我在里不多例子,大家可以自我深思。但是制度、道德和宗教是管理好地球和人类正常运作的绝佳方式,不能缺少。

里我想分享我早前经历过的一个案件,和这次激烈大选有所相似。那是在2011年,我和四五位同学在双威大学就读时制作的一个纪录片,纪录片内容主要提到双威大学提供给超过上万的学生的停车位十分不足,並提到之前一些在停车场发生过的抢劫、强奸等案件,一些学生们面对找不到停车位的问题或希望学校提供学生免付停车费的权益等等问题。当然站在学生立场的我们,极力提出任何证据或例子学校怎么轻薄我们学生福利、掠夺我们权利、不正视学生安全等话题。当中不免有煽动性的手法和资讯,即使一切资料所属都是实事。但现在回顾过去,我觉得学校确实有努力改善状况,这个停车场问题确实也不象我们纪录片里头所说的那么糟糕。

从这边开始,大家可以把我和我同学当成现在一直批评执政党如何糟蹋人民权力、私吞人民金钱、腐败的一些组织/政党/媒体,而我们的大学就是执政党,这样来联想。

通常我的心就是,我要求改了得到更好的未来,所以所提出的一切都是面的;而大学学生做的好的一切,我可以不在乎,或者认为那是理所当然的,不需要去提。甚至一些料不充足不扎验证,我头头是道,反正目的就只有一个。我纪录片看起来不只是在玩玩而已,而是要大家看了有所影响,同也是学生声援的一个方式。到最后,我们会这样告诉自己,至少我们发出声音了,也影响了一些人。

这支纪录片曾被组内一名同学误导性地放上了YouTube,那时可真是掀起狂浪没,短短12小时就已冲破几千人点击观看,面子书上大家疯狂转载。当我们这几个制作地同学笑着看这些风浪时,我们同时接到我们Head Of Department的电话,纪录片即刻被要求拿下,紧急会议也开了好几次。其中过程也没什么好说的,总之就是“上头”十分不满意,並否认纪录片的内容,认为很煽动之类的官方答覆。搞到最后全部人被录口供答应不再对此纪录片提起。

请记得,要联想,执政党和一直批评的我们。

其中一次的紧急会议让我十分不安,因为我们一直被逼问:为什么要做这个纪录片?接下来你要拿它怎么样?没错,民主、声援全部被压迫下去了。我们无法出声,完全被压制下去,看着我们的毕业文凭、Department名誉,我们唯有忍声。但是之前都是教授说要我们有Critical Thinking,为社会族群做一些应该做的事,但现在?全部人diam diam

在马来西亚,说是一套,做又是另一套。这很常见。

说起来,感觉就是上头压住我们,封我们嘴。但是回顾我们自己的心态、行为和纪录片内容,谁对谁错,其实还真的讲不过去。

所以我很想告诉大家,很多东西并不是大多数人说了,就是真实的,就是你应该要去“信仰”的观念。无论怎样,一定要保持冷静,自己判断,多读多看不同来源的东西。回到我之前说的,“世界上的人事物,没有对错之分,今它只是被限制与“众”和“寡”的客观值观头。”

当然每个人的信念和价值观不同,你是绝对有权力发表自己的看法,但请不要无意间逼使别人去跟随你,更不要因为只要得到一个like一个share而发表,那样做我个人认为十分不正确。或许可以那么说,你发表的东西,不应该是个你直截了当告诉别人,A是错的或B是对的,而应该是引导旁人自己去深思或探讨,到底是A对还是B错?

像我Astro新闻报报看的老板那天就喊道责骂其中一位同事:“不是每个东西都可以拿来报的!不要看到网上的东西很多人讲就拿来报!那样网上全部人不是都可以做记者?”

对,如果是那样,那主流媒体拿来干吗?说到主流媒体和非主流媒体的差异、媒体被国家政府利用、不透明化等问题,那又是一篇文章了,我们下次再一同探讨吧!

No comments: